某监狱的学习室。

二狗和狱友们排排坐定,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牢头抱着的箱子里装满了旧手机,挨个分发下去。二狗拿到那部统一型号的荣为pro,如同战士拿到了趁手宝剑,他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光芒:“还有10天,还有10天我就可以出去了!”

学习室的门又开了,房间里敲打手机键盘的声音戛然而止,牢头带着一批新人走了进来,攥着扩音器喊,“每人带一名徒弟,捆绑考核。”

二狗的徒弟是个年轻小伙,叫三牛。二狗嘬了一口烟,把剩下的烟屁股递给三牛,边敲键盘边问,“犯了啥事?”三牛捏着烟屁股说,“送外卖被差评开除了,偷东西被抓了!”二狗再没有搭话。

房间的荧屏上更新了三个字,“企业家”,二狗搓了搓手说,“来活了,好好看着!”然后熟练敲起键盘,嘴里还不停地骂骂咧咧,“艹,大买办!卖国贼!”三牛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屏幕上又更新了三个字,“湘西教师”,二狗熟练的找到tag,猛敲键盘,嘴里依旧骂骂咧咧,“艹,精日汉奸!”三牛像是窥探到了门路。

屏幕上再一次更新:“长安市民”,二狗更兴奋了,一手敲键盘,一手从三牛手里夺过烟屁股,猛抽一口,骂骂咧咧,“艹,50万,递刀子!”三牛如醍醐灌顶,觉得自己也行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二狗三牛师徒日渐默契,三牛更是如鱼得水,像是找到了人生的价值。

二狗走的那天,捧着那部键盘被磨秃噜的荣为pro,满怀不舍地递给了三牛,“往后的舆战工作就靠你了!好好挣!”三牛抽了一口烟屁股,接过手机道,“师傅你放心去吧,大局责任,我懂!”

呼吸到自由空气的二狗如获新生,想要洗心革面,先是去找个班上,发现企业家的企业都倒闭了,然后想进修一下文凭,发现老师们都不搞培训了,送了几天外卖,被差评开除了。二狗一怒之下躲在出租屋里躺平,再不出去了。

一天,二狗醒来忽然发现小区被封了,门口贴着大标语“全民一心,坚决打赢防疫战!”,“非必要,不外出!”二狗很淡定,他安慰自己,“放心吧,组织马上就送菜来了!”

他等啊等,一连等了几天也不见有人来,小区门口卖的英雄之菜400元一箱,他哪里买得起……

家里的冰箱已经空了,二狗终于慌了,他赶忙掏出手机发了个帖子,“救救我吧!我家里实在没吃的了!买不到菜,快饿晕了!”帖子刚发出去,手机就叮~叮~叮地响个不停。二狗兴奋得不行,他的呼救这么快就受到了重视!他慌忙打开评论,只见帖子下面已经聚集了很多网友:

“我就是同一个市的,我怎么买得到菜!”

“当前正在抗疫,你发这些是什么意思?”

“你还是种花人么?为了大局饿两天就受不了?”

“我们这个机关大院白菜1.5元,你为什么说400元?”

“你知不知道这么摸黑政府,是在给外面递刀子?”

“你收了谁的钱?在这里阴阳怪气搅混水?”

“大家快看,这里有个50万!”

“不信谣,不传谣!”

二狗看完评论懵了,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他忽然感觉这些语句似乎非常的耳熟,于是他再一次翻了一下评论用户后面的小尾巴,齐刷刷的显示了一款统一又熟悉的手机:

荣为p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