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从男厕所出来,
就看见门口停着一辆婴儿车。
车里躺着一个正在酣睡的小宝宝。
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天降横财。
我若无其事地将婴儿车推走,
成功地将他带回了自己家中。
说到这里也该介绍一下我的职业了,
我是一名人类幼崽资源分配师。
也就是俗称的人贩子。

现在这方面查得很严,所以生意不太好做。
像我为了躲避布满全城的摄像头,
每次出门都要戴假发,穿增高鞋,
还要往衣服里塞东西,把自己伪装成个胖子。
即便这样也已经有大半年没生意做了。
谁能想到今天白捡了一单。

回到家里,父母见我带回来一个孩子,
都没说什么,他们早就习惯了。
晚上我在电视和网络上,
都没有发现丢孩子的新闻,这让我颇为意外,
但好消息是,我不用着急出手,
还能适当提点价格了。

孩子不大,应该没到一岁,我检查了半天,
感觉他还是挺健康的。
只是他一直都没哭过,反而还会冲着我笑。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不知怎么就出了一身汗,
而且全身浮肿,整个人胖了一圈,
两腿之间还隐隐作痛,
最恐怖的是腹部多几十条像蚯蚓一样的竖纹。

我准备洗个澡就去医院看一看,
出卧室的时候,老妈正在喂我带回来的小孩,
我感觉他比昨天瘦了很多。
老妈见我进浴室,直接抱着孩子追了过来,
拉着我说不许洗澡。
还说你现在碰水会留下病根的。
我很奇怪,就问她:
你知道我得了什么病?
她说:不是病,你回屋子休息休息就好了,
没事就别再出屋了。

我觉得她今天说话怪怪的,
但身体实在是很不舒服,便也就没再说什么。
回屋继续躺着去了。
我的身体并没有随着时间而好转,
下面越来越疼,身子越来越虚,
几乎已经无法下床了,身子不停地冒汗。
而老妈却搬走了风扇,还用两床被子,
把我裹得严严实实。
晚上睡觉的时候,
老妈把那孩子放在我床边,
他现在只有刚被带回来时一半大,
明显已经变成了一个未出满月的婴儿,
我侧头看着他,他正在对着我笑。

半夜我被剧痛惊醒,
两腿间如同要被撕开一样的疼。
我吃力地掀开被子,
看见一条像肠子一样的东西连着我和婴儿。
并且正在把婴儿向我拉过来。
我无法阻止它,疼痛几乎让我窒息,
连喊叫声都卡在嗓子里发不出来。

那个婴儿就这样一点点被扯进了我的体内。
疼痛在一瞬间达到登峰,
我憋在嗓子里的喊叫声也终于冲破了喉咙。
父母被我撕心裂肺的嚎叫吵醒。
我本以为他们会过来帮我叫救护车,
可他们竟然轻描淡写地对我说:
很正常,所有人都这样,你忍一忍就好了。

我有些崩溃,
一个活生生的小孩钻进了我的肚子里,
这叫什么正常。
可我疼得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
我甚至希望自己能马上晕过去。
疼痛持续到第二天才减缓,但偶尔会有阵痛。
此时我的肚子鼓得像个皮球,
没人搀扶连床都下不了。

我意识到,自己现在这个状态应该是怀孕了。
父母对于自己儿子能怀孕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我问他们还记不记得我前两天抱回来的孩子。
他们说我怀孕怀傻了,那有什么孩子。
我本想自己拿刀把肚子抛开的,
但是犹豫了几次之后我发现,
我的肚子在慢慢变小,
这让我看到了恢复如初的希望。

在这期间,我的情绪很不稳定,
会莫名的想哭,偶尔还有小便失禁的情况,
很想吃东西,但是吃什么都感觉恶心,
时常犯困,又整晚失眠。
这些症状折磨了我整整七周的时间,
才渐渐好转。
此时我的肚子也差不多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
除了偶尔想吐,我感觉自己似乎快要痊愈了。

今天起床后,果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身上的症状全部都消失了,我如同重获新生。
我仔细想了想最近发生的事,
感觉自己是用了十周的时间,
逆向体验了一次十月怀胎的经历。
这也许是我的报应?
不管怎么说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还差一步呢?”
“什么还差一步?”
我下意识地回了一句,但很快又被吓了一跳,
屋子里怎么突然多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当然是受孕了,这才是一切的开始,
不过对你来说可能是结束。”
声音传出来的地方,
渐渐显现出一个巨大的人形怪物,
他通体赤红,头上长着一对羚羊角,
脸和我带回家的小孩很像。
我看着他,他对着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