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一下,你生活在北京五环外一处逼仄、灰暗的合租房,是非法隔断的小间,只放得下一张床,五十平里塞了六个人。但是无线网络覆盖,每个人都有智能手机,大家躺在床上刷抖音、B站,看千里之外的人喂狗吃战斧牛排。

每天早上通勤时间两小时,从天宫苑地铁进站,通过人脸识机,几步就有一个的1080p的摄像头,探头在短短几秒里读出你的身高、相貌、身份证等一切信息。大家在监视下熟练的刷健康码进站,偶尔有几个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老人茫然的被挡在站外,这很正常,你摇摇头,在赛博朋克的世界里,没有科技植入体的人就像尼安德特,被淘汰是应该的。

你工作的地方是某个新媒体部门,入职的时候公司给你们每人配发一个电脑,你的工作就是通过各种关键词东拼西凑出爆款文,被那些整日无所事事躺在出租屋里的人匆匆划过。有时候发点钓鱼帖吸引点流量,哪个国家又乳华了,哪个明星又劈腿了什么的,也帮着各种正能量大V介绍点广告。反正人们爱看什么,大数据就会给他们推送什么。底薪两千七,工作会由钉钉统一考核,老板会根据数字淘汰那些不合格的人。每天像机器一样重复性的工作,你越来越怀疑:是给你配了个电脑,还是给电脑配了个活人。

该吃晚饭了,你点开饿了么,从一家苍蝇横飞、污水横流、不接受堂食的三无作坊里叫了一份藤椒巴沙鱼套餐,用红包折价19.9,真不错。外卖小哥在高德地图精准定位下找到了你这个隐藏在各种违章建筑中的住所,转头去另一个鸽子笼送下一单,风雨无阻。鱼肉吃在嘴里索然无味,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合成的,但没有关系,海量的人工添加剂与辣椒会把任何东西烹饪的都一样。

躺在床上,你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你的舍友们在刷他们的智能手机,LED的蓝光把他们面无表情的侧脸照亮,前置摄像头与麦克风已经悄悄把他们的一言一行记录下来,他们的身体状况,他们的消费习惯,他们的浏览记录与隐秘喜好...统一传送到后台,为他们推送各种消费广告,虽然他们并没有能力消费。但这对云端上生活的人而言无足轻重,各种贷款广告与透支办法多如牛毛,这种掌控一切的能力让人着迷。

欢迎来到2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