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鲁镇赶集,街上很冷清,我瞧见家家户户的大门上都被贴了大大小小的狗皮膏药和药方。

小越越家门上的药方上写:「病情:脚疾;症状: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阿三哥家门上的药方上写:「病情:手疾;症状:爱动手动脚寻衅滋事」。

本子家门上的烧饼图腾被贴了药方:「病情:佝偻;症状:蕞尔弹丸,身体羸弱,风吹就倒」。

往前走几步,发现袋鼠家门上的药方上写着:「病情:眼疾;症状:不识抬举,认不清形势」。

隔壁山姆家比较惨,别墅门上贴满了膏药,还有一张地图般大的药方:「病情:癌症晚期,全身溃烂,肾虚阳痿,腿脚不利,口鼻生疮,满头癞痢,老年痴呆,小儿麻痹。单方:已奄奄一息,行将就木,非中药无以吊命」。

再往镇西头走,发现西头的联排别墅门上,都贴着一模一样的药方:「病症:和山姆走太近,被传染癌症……单方:远离山姆,服中药」。

我正在挨家挨户看药方,迎面走来两个路人。

路人甲说,“听说了没,阿Q从医了,这家家户户门上的膏药都是他贴的。”

路人乙说,“可是学医救不了Q家人呀……”

路人甲说,“但是可以给整个小镇开药方啊!”

我寻思阿Q越发能干了,就骑着毛驴去他家拜访。路上经过阿Q北边儿的邻居,只见邻居住的城堡大门上工工整整的贴了个诊单:「老铁,没毛病!」。

走没多远,又瞧见阿Q家南边一户隔着河的邻居门口,不知道被谁栽了一棵梧桐,上面贴了个小纸条「某某给我等着!」

终于走到了阿Q的家门口,发现门上斑斑驳驳,似是无数纸条被撕下的痕迹,上面又覆盖了一张醒目的告示:「禁止张贴纸条!严禁干涉家事!」。

我推开门进去,步入后院,发现阿Q正在往地里凿一根铁棍,还拿着扳手来回拧。他的旁边支了一个超倍望远镜。我问阿Q,这望远镜是干啥的。阿Q一脸凝重的对我说,“你且先瞧瞧”。我透过望远镜,看见一个球状物,上面寸草不生,坑坑洼洼。

我惊呼,这是火星啊!你这是要干什么?阿Q表情严肃,很认真的跟我说,“火星地表坑坑洼洼,严重阻碍了发展的道路,我要给他开个药方,修补修补!” 我大惊,又问,“那地上的这跟钢棍又是做什么用?阿Q一边儿拧钢棍一边儿神秘地说,“最近地球转速太慢,严重制约了小镇的发展,我得给它上上发条,让它转的快一点。”

我感慨万分,连夸阿Q是个有担当的医生。同时也表达了我的隐忧:“阿Q啊,你学医能给镇上的邻居们开药方,但是路人们说,学医救不了Q家人啊……”

阿Q很不以为然,义正言辞的告诉我,“怎么不行!我也给自家人画了很多药方!不信你看!”
只见他指着周围的院墙,一脸自豪。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见他家院墙上画满了大饼,一张比一张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