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头猪,生于猪场,正值壮年。我天赋异禀,擅观察,有点独立思考的能力。近来,我总感觉猪场的猪数量渐渐地少了,夜深人静时我还听到不远处传来的猪的哀鸣。

每天主人也总会从猪场带走一些猪,据听说,这是因为那些猪不听话,影响和谐稳定,要严惩,可我觉得它们似乎也并无过格的举动,于是,我便观察起主人来,果不其然,这让我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某一天,主人的朋友来访,仆人又从猪场拖出去一头猪,随后,我还听到磨刀的声音,还听到猪的哀鸣的声音。主人与他的朋友谈笑风生,我竖着耳朵听,主人云淡风轻地说:宰杀,就是猪的宿命。

我大骇,围着猪场跑,跟它们喊叫,给他们示警,想让它们警惕人类的举动,以摆脱这被宰杀的命运。哪怕我们合力,冲毁这猪场。总有牺牲者,却也总会再建新世界。

主人看我总是奔跑,总是嘶鸣,笑着说:真是一头偏激的猪!主人的声音被其他猪听到了,它们也都纷纷说:真是一头偏激的猪!

于是,无论我怎么发表演说,我甚至都急得破口大骂了,别的猪也总是无动于衷,我越是这样,它们越是觉得我偏激。以至于后来,我与它们几乎都格格不入了。而猪的数量也仍每天都在减少。

猪场却仍一片岁月静好,那些被拖走的猪,都是罪有应得,这是猪们的主流观点。

而我,只能思考自己的命运了。

我能歌善舞多才多艺,前不久听主人讲,像我这样的猪少见,可送到动物园。这也不错,如果我努力些多卖力表演,大概总能寿终正寝吧。即便主人觉得动物园不适合我,我性能力强悍,大可做一头种猪,我努力地干,大概也总能比同伴们多活几年。说不定还能花团锦簇妻妾成群呢。于是,我想方设法避免主人生出宰杀我的想法,只是,我彻底安静了,猪场中也再无偏激者了。

猪场的猪却仍是每天都在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