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得像一条街的布景我们相遇了你点点头省略了所有的往事省略了问候也许欢乐只是一个过程一切都已经结束枫叶装饰的天空多么晴朗,阳光已移向最后一扇玻璃窗这是又一个秋天路灯就要亮了我多想看看你的微笑宽恕而冷漠还有那平静的目光

01二战打垮了日本,而再一次让日本人觉得自己站起来了,却是20年后的东京奥运会。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让战后的日本扬眉吐气。在开幕会之前,日本人向全世界展示了他们另一项成就:新干线列车,这是最早的高铁,时速210公里,是当时全世界最快的列车。新干线列车通车,是1964年的日本奇迹和日本速度。那场奥运会,日本名列第三,前两名是美国和苏联。但其实对日本人来说,那场奥运会最高光的时刻,是日本女排...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 有一条河 最终流向北方 我知道北方 还知道北方全部的夏天 那么短暂 我知道有一座桥断了 对岸荒草齐腰 白色蝴蝶云雾般成群飞翔 但是 我知道唯一的浅水段藏在哪里 我还知道涉水而过时 等在河中央的黑色大鱼 我知道有一条路 在尽头分岔 我知道岔路口有几枚脚印 在左边犹豫了三次 在右边也犹豫了三次 我知道有一棵树 上面刻了一句话 我担心树越长越高 携着那句话越离越远 等有人来时 他...

我坐在阳台上读书。正是五月的黄昏,小雨,薄暮,空茫像大海,涌进我的窗口。鸟雀归巢,它们快速而热烈的交谈,我听不懂,不会太久,喧哗渐渐平息。在五月的阳台上,我在读一本有关孤独的书。艺术,美,情欲,它素白的纸,幽蓝的插页,在我的手中,像一块南极的冰。这具肉体,我认识了快四十年,争执,厌倦,安抚,这个下午,借助这本书我才开始和它平静地对话,对死亡才有了耐心。房间空寂,尘埃扫净,身边的米兰吐着小朵的...

他开始工作。他结束工作。他开始时并不大声喧嚷。他结束后,也不大喊大叫,不说:“看,这一切都是我干的!”他在大地上——是千百万人中的一个。他——是一个普通的人。从来他就不是贵族出身,他的面容像大家的面容,他用嘴喝水,他用脚走路。他只知道一件事:开始和结束工作,别人将代替他。他了解一切。他推进一切。他赶走安逸。他在大地上——是千百万人当中的一个,他是一个普通的人。—— [土耳其] 纳齐姆·希克梅特

如果你在别人面前承诺,你就会履行承诺去做。如果你去做了一件事,你就会觉得是自己想做。如果你觉得是自己想做(没有意识到来自环境的强迫),你就会相信那些想法和行动本来就源自你内心。—— 玛格丽特·辛格《邪教在我们中间》你身边有一群想洗脑你的人。他们可能是陌生人,但也可能是你的熟人、好友甚至亲人。他们原本智商正常,情绪稳定,该工作工作,该学习学习,和家人朋友同事都处得不错。有一天,他们去参加一个为...

快国人民急死了。要是问他们急什么,他们都来不及告诉你。初次造访该国,措手不及下,就被巨大的时差感吞没。一切都以快镜头掠过眼前,人人身后都拖着一道白光。讲第一个字时,他们尚在你左侧,吐出第二个字人已飘到远方,留下一个闪电奇侠的背影。另外拿吃饭来说,快国的餐厅只有快餐厅,人们但求全力以赴地进餐完毕,而后如狼似虎地奔走于路上。这里的马路只有快车道,搭个车需得身手矫健。变道是司机的拿手好戏,尽管也不...

那天,遇到这样一个年轻病人。我告诉他,通过检查,发现他有胃炎。他眼神复杂地盯着我看了会儿,仿佛倒是我得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病,然后忽然激动起来,开口对我说道:医生,你内心为什么这么阴暗呢!看问题怎么从来只看负面,看不到好的,光明的一面呢?我的心、肝、肺、脾、肾、膀胱等等这么多部件都很好,它们才是我身体的主流,为什么你要一定要盯着胃不放呢?我的胃好不好,我最有发言权。它养活了我身体数百个器官,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