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小说 下的文章

这天早上,赵大晃路过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突然停下来张望。他倒不是盯上了目标,而是对进出的客人特别羡慕,听说连普通的标间都要上千,真想去看看这神仙住的地方。好运说来就来。赵大晃目光一扫,正巧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士拎着包匆匆出来,等在外面的司机着急地说:“花总,咱们出发晚了,您开会多半要迟到。”这位花总叹口气,抱怨着会要开一整天,一屁股坐进了轿车。车开走了,赵大晃突然发现地上有样东西,他拾起来一看...

齐家是哈尔滨老道外的大户人家,老太爷在世时娶了两房太太,大太奶奶去世后,二太奶奶掌了权,内宅从此就变了天。二太奶奶尖酸刻薄,单是一个在说话上的忌讳,就要把所有人都逼疯了。二太奶奶不许任何人说“老”这个字,理由也很简单,整个齐府,就数她岁数最大,也就是最“老”。她身子骨弱,常犯心口疼,在东北话里,“老”还有“死”的意思,二太奶奶就说:“你们整天老啊老的,是在咒我死吗?”可是东北人说话,就喜欢说...

离开额济纳胡杨林返京后的第15天,管片防疫部门通知我。“你务必于今天下午4点到卫生站做核酸检测。”没过10分钟,电话再次响起。“三大网络运营商提供的大数据都证明你去过!”“说吧,你去的什么街道?”“我没有去街道,去的额济纳胡杨林。”“你等等,什么林?”“树林的林。”“去树林干什么?”我本能地甩出一个字“玩!”“10月6日离京10月7日抵额济纳10月9日离开额济纳10月11日返京”两天来,每当...

村里有个男孩儿病死了,一个女孩儿决定为自己挑选一位丈夫。女孩儿找到风,问它是否愿意娶自己为妻。我不明白。风说,也许我愿意,因为从来没有人想要成为我的妻子。但是我无法温暖你,我只会为你带来寒冷。没有关系。女孩儿认真道,母亲为我挑选的丈夫也不能温暖我,也许你们没有什么不同。于是风和女孩儿结为了夫妻,它像每一个新婚丈夫一般对她充满热情,无时不刻地不想陪伴她。它穿过窗板的缝隙与她耳语,它在漆黑的小屋...

很多人以为泰坦尼克号的沉没是那种电光火石的灾难,boom!!撞上了,咣!!掉海里了。那就不是泰坦尼克号了,那是比亚迪撞三蹦子。泰坦尼克号在晚上11点撞上冰山,半夜两点多才彻底沉没,用了将近三个小时,大船就那么一寸一寸掉入海里,因为它实在是太大了。三个小时什么概念,够你看两部电影了,船才沉下去。就是说,其实完全可以悠哉悠哉地看这船沉下去,不耽误你喝咖啡,也不耽误听音乐。就是说,撞上冰山之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