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小说 下的文章

某监狱的学习室。二狗和狱友们排排坐定,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牢头抱着的箱子里装满了旧手机,挨个分发下去。二狗拿到那部统一型号的荣为pro,如同战士拿到了趁手宝剑,他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光芒:“还有10天,还有10天我就可以出去了!”学习室的门又开了,房间里敲打手机键盘的声音戛然而止,牢头带着一批新人走了进来,攥着扩音器喊,“每人带一名徒弟,捆绑考核。”二狗的徒弟是个年轻小伙,叫三牛。二狗嘬了一口...

我刚从男厕所出来,就看见门口停着一辆婴儿车。车里躺着一个正在酣睡的小宝宝。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天降横财。我若无其事地将婴儿车推走,成功地将他带回了自己家中。说到这里也该介绍一下我的职业了,我是一名人类幼崽资源分配师。也就是俗称的人贩子。现在这方面查得很严,所以生意不太好做。像我为了躲避布满全城的摄像头,每次出门都要戴假发,穿增高鞋,还要往衣服里塞东西,把自己伪装成个胖子。即便这样也已经有大半年...

想象一下,你生活在北京五环外一处逼仄、灰暗的合租房,是非法隔断的小间,只放得下一张床,五十平里塞了六个人。但是无线网络覆盖,每个人都有智能手机,大家躺在床上刷抖音、B站,看千里之外的人喂狗吃战斧牛排。每天早上通勤时间两小时,从天宫苑地铁进站,通过人脸识机,几步就有一个的1080p的摄像头,探头在短短几秒里读出你的身高、相貌、身份证等一切信息。大家在监视下熟练的刷健康码进站,偶尔有几个不会使用...

今天去鲁镇赶集,街上很冷清,我瞧见家家户户的大门上都被贴了大大小小的狗皮膏药和药方。小越越家门上的药方上写:「病情:脚疾;症状: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阿三哥家门上的药方上写:「病情:手疾;症状:爱动手动脚寻衅滋事」。本子家门上的烧饼图腾被贴了药方:「病情:佝偻;症状:蕞尔弹丸,身体羸弱,风吹就倒」。往前走几步,发现袋鼠家门上的药方上写着:「病情:眼疾;症状:不识抬举,认不清形势」。隔壁山...

“求求你不要扔掉我。”少女走在他的背后。“我可以端茶倒水,为你暖身子,我可以在白天给你打扫房间,到夜里把自己折进床底下……只要每两周充一次电就好,电费我会去兼职赚钱交给你,让我做什么都行,除了……”他停住,站在一处高崖旁。面前是一个巨大的深坑,胡乱堆砌着整个城市几十年来的垃圾。“除了不要把我丢到垃圾场里……”她,这台已经过时了好几代的二手机器人跪在了地上,泪眼朦胧的说着。--1--“不是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