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诗歌 下的文章

世界小得像一条街的布景我们相遇了你点点头省略了所有的往事省略了问候也许欢乐只是一个过程一切都已经结束枫叶装饰的天空多么晴朗,阳光已移向最后一扇玻璃窗这是又一个秋天路灯就要亮了我多想看看你的微笑宽恕而冷漠还有那平静的目光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 有一条河 最终流向北方 我知道北方 还知道北方全部的夏天 那么短暂 我知道有一座桥断了 对岸荒草齐腰 白色蝴蝶云雾般成群飞翔 但是 我知道唯一的浅水段藏在哪里 我还知道涉水而过时 等在河中央的黑色大鱼 我知道有一条路 在尽头分岔 我知道岔路口有几枚脚印 在左边犹豫了三次 在右边也犹豫了三次 我知道有一棵树 上面刻了一句话 我担心树越长越高 携着那句话越离越远 等有人来时 他...

我坐在阳台上读书。正是五月的黄昏,小雨,薄暮,空茫像大海,涌进我的窗口。鸟雀归巢,它们快速而热烈的交谈,我听不懂,不会太久,喧哗渐渐平息。在五月的阳台上,我在读一本有关孤独的书。艺术,美,情欲,它素白的纸,幽蓝的插页,在我的手中,像一块南极的冰。这具肉体,我认识了快四十年,争执,厌倦,安抚,这个下午,借助这本书我才开始和它平静地对话,对死亡才有了耐心。房间空寂,尘埃扫净,身边的米兰吐着小朵的...

他开始工作。他结束工作。他开始时并不大声喧嚷。他结束后,也不大喊大叫,不说:“看,这一切都是我干的!”他在大地上——是千百万人中的一个。他——是一个普通的人。从来他就不是贵族出身,他的面容像大家的面容,他用嘴喝水,他用脚走路。他只知道一件事:开始和结束工作,别人将代替他。他了解一切。他推进一切。他赶走安逸。他在大地上——是千百万人当中的一个,他是一个普通的人。—— [土耳其] 纳齐姆·希克梅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