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圆 发布的文章

今天去鲁镇赶集,街上很冷清,我瞧见家家户户的大门上都被贴了大大小小的狗皮膏药和药方。小越越家门上的药方上写:「病情:脚疾;症状: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阿三哥家门上的药方上写:「病情:手疾;症状:爱动手动脚寻衅滋事」。本子家门上的烧饼图腾被贴了药方:「病情:佝偻;症状:蕞尔弹丸,身体羸弱,风吹就倒」。往前走几步,发现袋鼠家门上的药方上写着:「病情:眼疾;症状:不识抬举,认不清形势」。隔壁山...

“求求你不要扔掉我。”少女走在他的背后。“我可以端茶倒水,为你暖身子,我可以在白天给你打扫房间,到夜里把自己折进床底下……只要每两周充一次电就好,电费我会去兼职赚钱交给你,让我做什么都行,除了……”他停住,站在一处高崖旁。面前是一个巨大的深坑,胡乱堆砌着整个城市几十年来的垃圾。“除了不要把我丢到垃圾场里……”她,这台已经过时了好几代的二手机器人跪在了地上,泪眼朦胧的说着。--1--“不是我想...

这天早上,赵大晃路过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突然停下来张望。他倒不是盯上了目标,而是对进出的客人特别羡慕,听说连普通的标间都要上千,真想去看看这神仙住的地方。好运说来就来。赵大晃目光一扫,正巧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士拎着包匆匆出来,等在外面的司机着急地说:“花总,咱们出发晚了,您开会多半要迟到。”这位花总叹口气,抱怨着会要开一整天,一屁股坐进了轿车。车开走了,赵大晃突然发现地上有样东西,他拾起来一看...

齐家是哈尔滨老道外的大户人家,老太爷在世时娶了两房太太,大太奶奶去世后,二太奶奶掌了权,内宅从此就变了天。二太奶奶尖酸刻薄,单是一个在说话上的忌讳,就要把所有人都逼疯了。二太奶奶不许任何人说“老”这个字,理由也很简单,整个齐府,就数她岁数最大,也就是最“老”。她身子骨弱,常犯心口疼,在东北话里,“老”还有“死”的意思,二太奶奶就说:“你们整天老啊老的,是在咒我死吗?”可是东北人说话,就喜欢说...

离开额济纳胡杨林返京后的第15天,管片防疫部门通知我。“你务必于今天下午4点到卫生站做核酸检测。”没过10分钟,电话再次响起。“三大网络运营商提供的大数据都证明你去过!”“说吧,你去的什么街道?”“我没有去街道,去的额济纳胡杨林。”“你等等,什么林?”“树林的林。”“去树林干什么?”我本能地甩出一个字“玩!”“10月6日离京10月7日抵额济纳10月9日离开额济纳10月11日返京”两天来,每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