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圆 发布的文章

如果一味寻求别人的认可、在意别人的评价,那最终就会活在别人的人生中。毫不在意别人的评价、不害怕被别人讨厌、不追求被他人认可,如果不付出以上这些代价,那就无法贯彻自己的生活方式,也就是不能获得自由。获得幸福的勇气也包括“被讨厌的勇气”。一旦拥有了这种勇气,你的人际关系也会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把改变自己当成操纵他人的手段是一种极其错误的想法。如果你认为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那就丝毫不会主动融入共同...

都市好似只是一个壳子,关于我和它的相处,和它密切相关的食物、街区、人,都很难找出它的地域特色,它只是像一个放大版的家乡县城,亦或是一个我谋生的城市。租房面对的是外地人、工作面对的是外地人,购买的各种服务面对的也都是外地人,我们这些人,也大概率都留不下来,即使留下来,对于当地人来说也是外地人。好似时时刻刻都处在一个具有多元文化的社区里,带有不同乡音的普通话,不同口味的家乡音,以及偶尔泄露一丝故...

七普中家庭的小型化的趋势是非常明显的,因为每户家庭人口数比六普的时候少了0.48个人,里面一代户的增长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崔树义所谓的“一代户”,即同一辈人居住或单身居住落户的情况。资料显示,2020年全国“一代户”的比重较10年前上升15.33个百分点,达到49.5%。而就在2010年,根据中国人口与就业统计年鉴中六普的数据,二代户的比重高达47.83%,2020年二代户的比重已经缩水...

嗨,我是鹿道森,这是最后一次这么介绍自己了,今天是我出生的日子。我应该怎么向你介绍我呢,农村,留守儿童,山区孩子,校园霸凌经历者,摄影创作人,独居青年,追梦的人。这么说来,我好像有太多身份可以向你说起,但想说的太多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那就从我的童年开始说吧。从那一脚开始,我就决定要回家, 9岁的我能做的也只有这样了。即使已经25岁了,我还是不能忘记那种感觉。我只是不能完成跨级的功课,我又...

想象一下,你生活在北京五环外一处逼仄、灰暗的合租房,是非法隔断的小间,只放得下一张床,五十平里塞了六个人。但是无线网络覆盖,每个人都有智能手机,大家躺在床上刷抖音、B站,看千里之外的人喂狗吃战斧牛排。每天早上通勤时间两小时,从天宫苑地铁进站,通过人脸识机,几步就有一个的1080p的摄像头,探头在短短几秒里读出你的身高、相貌、身份证等一切信息。大家在监视下熟练的刷健康码进站,偶尔有几个不会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