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

某监狱的学习室。二狗和狱友们排排坐定,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牢头抱着的箱子里装满了旧手机,挨个分发下去。二狗拿到那部统一型号的荣为pro,如同战士拿到了趁手宝剑,他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光芒:“还有10天,还有10天我就可以出去了!”学习室的门又开了,房间里敲打手机键盘的声音戛然而止,牢头带着一批新人走了进来,攥着扩音器喊,“每人带一名徒弟,捆绑考核。”二狗的徒弟是个年轻小伙,叫三牛。二狗嘬了一口...

我刚从男厕所出来,就看见门口停着一辆婴儿车。车里躺着一个正在酣睡的小宝宝。这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天降横财。我若无其事地将婴儿车推走,成功地将他带回了自己家中。说到这里也该介绍一下我的职业了,我是一名人类幼崽资源分配师。也就是俗称的人贩子。现在这方面查得很严,所以生意不太好做。像我为了躲避布满全城的摄像头,每次出门都要戴假发,穿增高鞋,还要往衣服里塞东西,把自己伪装成个胖子。即便这样也已经有大半年...

你问当下中国缺什么,我看最缺底线。这很可怕。一个人,没了底线,就什么都敢干;一个社会,没了底线,就什么都会发生。比方说,腐败变质的食品,也敢卖;还没咽气的病人,也敢埋;自己喝得五迷三道,那车也敢开;明明里面住着人,那房也敢拆。还有‌‌“共和国脊梁‌‌”这样的桂冠,也敢戴,全不管那奖多么野鸡,多么山寨。于是冲突迭起,于是舆论哗然。不是‌‌“当惊世界殊‌‌”,是‌‌“世界当惊殊‌‌”——怎么会有...

如果一味寻求别人的认可、在意别人的评价,那最终就会活在别人的人生中。毫不在意别人的评价、不害怕被别人讨厌、不追求被他人认可,如果不付出以上这些代价,那就无法贯彻自己的生活方式,也就是不能获得自由。获得幸福的勇气也包括“被讨厌的勇气”。一旦拥有了这种勇气,你的人际关系也会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把改变自己当成操纵他人的手段是一种极其错误的想法。如果你认为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那就丝毫不会主动融入共同...

都市好似只是一个壳子,关于我和它的相处,和它密切相关的食物、街区、人,都很难找出它的地域特色,它只是像一个放大版的家乡县城,亦或是一个我谋生的城市。租房面对的是外地人、工作面对的是外地人,购买的各种服务面对的也都是外地人,我们这些人,也大概率都留不下来,即使留下来,对于当地人来说也是外地人。好似时时刻刻都处在一个具有多元文化的社区里,带有不同乡音的普通话,不同口味的家乡音,以及偶尔泄露一丝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