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好似只是一个壳子,关于我和它的相处,和它密切相关的食物、街区、人,都很难找出它的地域特色,它只是像一个放大版的家乡县城,亦或是一个我谋生的城市。

租房面对的是外地人、工作面对的是外地人,购买的各种服务面对的也都是外地人,我们这些人,也大概率都留不下来,即使留下来,对于当地人来说也是外地人。

好似时时刻刻都处在一个具有多元文化的社区里,带有不同乡音的普通话,不同口味的家乡音,以及偶尔泄露一丝故乡气息的待人处事的方式。我们因为对于理想和金钱的追求或主动或被动地聚集在一起,有矛盾,也有欢欣,共同描绘一个真实的都市的侧面。

我常常被那些放大的“真漂”的焦虑迷惑,以至于难以分清楚自己的感觉是否正确。这“焦虑”连接着“农村孩子上高楼”的自卑,我努力地想要去扮演一个想象中的漂泊的人,而对于真实生活中的温暖却无动于衷。我就是凭着一腔热血到处撞南墙,我知道自己在他人眼里可能也很傻,但在现在这样的环境里,不傻也不见得活得不委屈。

回溯过去的打工生涯,几年时间的上楼下楼构成了我在都市生活的日子。酱香饼、鸡蛋饼、韭菜饼,炸鸡腿、素丸子、煎蛋、香肠、几个炒菜。没到吃饭的点的话,所有东西一点儿热乎劲儿都没有。有些小店,我常常来买吃的,从夏天买到冬天,它夹在没有封闭的几栋楼之间,连着一排的店还有麻辣烫、炒饭,但实际上乱七八糟什么都卖,中间夹着饼店和菜店。

现在的人都忙着赚钱,忙着恋爱,忙着提升,对于一个城市的记忆有时候都变的很模糊了。街道上急匆匆的脚步,写字楼里彻夜亮着的灯与日夜不分的工作狂,高不可攀的房价,早出晚归的人们等,这些城市氛围会让你不自觉的加快生活脚步;城市越大,外来人口比例越高,尤其是年轻人,都是当拼之年人们生活在一起,让人不自觉地认为生活节奏快、压力很大。坚持下来的,也并不一定成功,都市并不会同情你,它只负责筛选,选出家里有背景的,或者就是真的精英了。都市是个人发展的好地方,但是对于好的生活估计也只有那些权贵,有钱阶层才能享受到吧!